Rate君

莫雨有穆玄英

© Rate君
Powered by LOFTER

二少很无聊【藏唐】3.亲到了


唐秋离家一刻钟都不到就回来了。

一踏进家门就见四双眼睛刷的看向他。

二少依旧笑的二,眼神也二。

三个妹妹看他的眼神是……鄙视。

鄙视?

什么情况?

大妹子:哥,你太过分了!

二妹子:哥,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小妹子:哥,你真坏!

唐秋下意识看向二少,二少喝了口茶:哎。

唐秋:你又搞什么幺蛾子。

二少:噫。

大妹子:哥你怎么对嫂子那么凶啊!

二妹子和小妹子:就是,凶媳妇不是好男人!

唐秋:啊?

他瞪二少:媳妇儿?

二少假难过:小秋,我们都睡过了……你,你不打算负责吗?

唐秋:诶你可别乱说,我们虽然是一起睡过,但是……

二少:哎,你不愿意我也不好逼你。

三个妹子瞪他,人渣啊!

唐秋真是要哭死,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啦!

..

出嫁当天,唐秋的心情还是有点复杂,自家养了老久的嫩白菜就这样被猪拱了感觉十分不甘心。

但又怕为难的度过了妹子嫁过去后不好过。

苦恼的原地打转。

二少如此机智,就凑到耳边给他出了个主意。

唐秋:这个好!

二少看唐秋小得意的样子心痒痒的,忍不住又凑过去在他俊脸上亲了下。

唐秋一愣:你你你你干嘛!

脸都红透了,特别纯情。

二少无辜笑:给你出主意也得有回报啊。

唐秋:你你你……

二少正经脸:我怎么了?

唐秋转身出门:我,我去接妹夫,宾客们也快到了……

只是看背影也能看见唐秋红红的耳后根,还小声道,不要脸。

二少他,没出息的又被萌的心颤!

完了师妹,师兄我这回是真栽了!

..

迎亲队伍到后,新郎应该下马,然后入后院新娘房前做催妆诗请新娘上轿。这是唐朝婚礼的特色之一。

但是,新郎被堵在房前啦!

这是因为大舅子唐秋轻飘飘的说:我三个妹子都是捧手心里长大的,你这催妆诗……起码得是自己做的吧?

新郎官当场就懵逼了,大家都懵逼了。

大家都是江湖人啊!又不是像长歌门,藏剑山庄或是万花谷这种文武双修的,谁特么会吟诗作对啊!

江湖人是啥。

看的不爽就砍,一言不合就打,哪有坐下来谈星星谈月亮聊人生聊理想或是作词做赋的?

就算会……也只是打油诗。

于是新郎官他,当着大家的面,做了一首打油诗,特别不押韵特别没水平。

唐秋:哎,要多读书。

新郎:……哦。

目送迎亲队伍远去,唐秋觉得这离开的速度好像是来的时候的几倍?错觉吧。

二少则是站在门口帮忙迎客收礼,吃席的时候和两个妹妹一起坐到主席的头一桌,特别自觉。

然后当天晚上请点击彩礼和礼钱时唐家兄妹又被二少壕了一脸。

两位妹子:嫂子……好有钱啊!

唐秋:俗!

二少立刻表示:钱财乃身外之物,一家人谈钱做什么。

二妹子:哇,嫂子果然很阔达!

小妹子:哇,嫂子真好!

唐秋:虚伪。

二少笑了笑,偷偷摸了把唐秋的腰,香嫩嫩的豆腐不吃白不吃。

唐秋差点没跳起来,脸又红了。

唐秋:你干什么呢,媳.妇.儿。

二少意味深长:我没干嘛啊,相公。

口头上的便宜就先让给唐秋呗,至于谁才是真的“相公”,床上自见分晓。

今天的二少,还是没吃到呢。

评论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