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ate君
Powered by LOFTER

辗转(虐?

1.
莫雨最近总会做些奇怪的梦,像是被一群奇怪的人追赶,或是在梦中杀了许多人。手上染满鲜血,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真实且恶心的让人想吐。
应该是太累了吧……
莫雨摸出口袋的钥匙,打开家门。
两房一厅的小屋子四周很简洁,不过少年却皱了皱眉。因为地面有一摊不明的血迹。

2.
穆玄英很难过,非常难过,他的小雨哥哥不见了。
是的,不见了,再也见不到。

就在他眼前,万箭穿心。

当时的场景就像是时间也为此静止:投石器的猛攻,人群的呼喊,马匹的喧鸣,凛冽的剑气……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停止了。只有莫雨,还挡在他身前,硬撑着不倒下。不算魁梧的身形却格外坚定,让穆玄英忍不住想像以前那样依赖他。短短一瞬,他却想起很多以前的事,当他们两还流浪在外之时……小雨哥哥也是处处护着他,尽自己所能不让他吃苦。
流落十年,江湖险恶,人心凉薄他竟不曾接触过,难得保持着一份赤子之心。
不过再次见面时自己却称呼小雨哥哥为莫少侠……亲疏立见,那时小雨哥哥的心里得多苦涩?实在对了米利古丽的一句调侃:

小白眼狼!

穆玄英眼圈发红,伸手想立刻带莫雨离开这。
一定,一定还有救!去找小月,对!……却见莫雨转过头来与他对视,唇齿微张,像是想说些什么。毛毛急忙把耳朵凑上去,他只用分不出语气的低沉声音轻笑着说道:

“还是这么傻”

说罢轻吻了一下毛毛的鬓角,好像用尽了此生的力气。

3.
莫雨是什么时候下葬的穆玄英完全没记忆,或是不想记起,他只知道自己全身上下都很难受,脑子像是胡成了一团,心脏就要停止跳动,想大哭一场……却哭不出来,内心的悲伤满的要溢出来但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王遗风王谷主痛失爱徒,却没有为难穆玄英,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将莫雨的遗物交给他,长叹而去。
“情”字一笔,心口一刀。他不为难穆玄英,不代表会原谅他。他那徒弟莫雨心口不知已留下多少刀痕伤疤,也该让少年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
遗物不多,却多多少少和毛毛有些关系:像是毛毛第一次缝补的旧衣服,蹩脚的针线,极度不和谐的补丁将本来就破旧的衣服变得更破旧了。不过衣服的主人却细心的叠整齐,铺的平平坦坦,可见有多重视。其余的物品也差不多,不过最吸引毛毛的是一张发黄了的废纸。
小心翼翼的打开,纸上有四个歪歪扭扭的字:莫雨 哥哥

这是当初莫雨和扬州的教书先生讨来的草纸,教书先生见他们兄弟二人流浪在外,于心不忍,得空便教他们识几个字。也好在稻香村时李复李先生教的好,他们有些底蕴,学的也算快。
再仔细还能看到一行字:

毛毛小雨哥好想你

那天的轻吻,包含了太多太多来不及或是不奢望言出的情意。穆玄英还未来得及回应,就此天人永隔。
现在想来莫雨实在太聪明了。他知道穆玄英的身份和性格不会容许他接受这份超越世俗枷锁的感情。他们两可以是朋友,是兄弟,是亲人,却唯独不能是爱人。这条界限对于穆玄英来说太深刻,因为此非正道,不遵伦常,有违正派之行。
天地正道,三纲五常,除恶扬善,这些都是穆玄英于浩气盟中所学的“正”。莫雨向来对这些嗤之以鼻,但是对毛毛来说却不一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本该是兄弟的亲人动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这份感情得藏起来,按自家毛毛的性子,一旦知道必定会进退两难:选择正道,或是莫雨?

终究是舍不得心尖上的人为难。

莫雨……太懂他,太珍惜他。原来,这人对着自己一直是那么小心翼翼又按耐心中欢喜。
现在懂,是不是太晚了。
内心深处下起倾盆大雨,噼里啪啦重击着本就苦涩的心,内心的压抑使他仿佛连呼吸都要失去,想发泄,呐喊,咆哮,却无法发出声音。这么沉重,痛苦又甜蜜,酸涩得渗入齿间,吞咽没入心口。莫雨……哥哥,当初你是不是也这样难受?


4.
浩气盟的人都说少盟主疯魔了,不复以往的开朗,脸色都沉了下来,冷冰冰的,眼里不复以往的光彩,流露着绝望。看着让人心疼。
恶人谷中也觉得那耗子少主与少谷主愈发相似,原本挺温和的人,现在都冻成冰渣子了。虽仍颇有微词,不少人却也觉是个可怜人。入的恶人谷的,谁自个儿没点事?又何苦相互为难。
这样两边倒也相安无事。
毛毛却是每次打狼牙军都冲在最前锋,手起刀落,招招致命,杀红了双眼。

谢渊也发现穆玄英状态不对。想必是对那个小疯子莫雨的事耿耿于怀。
这个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他懂。对于莫雨一事谢渊心中是有愧的,两人年幼时流浪四方,相依为命,本该亲密无间。得知莫雨为十恶之一时谢渊心脏都不好了,便命穆玄英不得再与之相见。私下相见谢渊却没有阻止。后来长大,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玄英”谢渊唤到道,“……小疯…咳,莫少侠的事大家都很难过。你,莫要太伤心……”
谢盟主这么多年估计也没怎么安慰过人,语气干巴巴的,异常生硬。毛毛却知道,他这个叔父兼师父也是担心他,想安慰却不知该怎么开口,一大老粗还是盟主的,也难为他做安慰人这么细腻的活儿。
穆玄英对着谢渊淡淡一笑:“叔父,我没事。前方似有狼牙兵往这行来,我去看看。”
“哎,去罢!”
谁都不曾想这是他们师徒间最后一次对话。


这是陷阱。
当穆玄英被狼牙兵层层围困才醒悟。但却心如止水,甚至,有一丝终于解放的洒脱。唯一愧疚的是:叔父……怕是,辜负您的栽培了……






tbc?
_(:з)∠)_其实这是一个新梗,先放出来虐你们一下,喜欢be的到这里可以当我完结了hhhh

评论 ( 8 )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