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君

自割腿肉(:3▓▒荼岩性转多【慎入】,莫毛,露中,石青

© Rate君
Powered by LOFTER

若此相思君不知(傻甜白

昆仑常年白雪皑皑,绵长冰川以银装作裹,白雪为被,纯洁的雪绒仿佛能掩盖世上一切罪恶。光是看外表,又有谁会想到这昆仑之后是恶名远扬的恶人谷大本营?
但此地交通不便,山地偏多,悬崖耸立,再加上四周纯一色的雪白,不熟识的,或是方向感差点的人定是会迷路的。

而穆玄英,小名毛毛,武林新生起的明日之星,浩气盟下任接班人,浩气盟主最得意的徒弟,他……迷路了。

这其实也不太丢脸,这白茫茫的一片,谁分的出东南西北啊!

穆玄英摸了摸肚子,感觉又饿了几分。

西湖糖醋鱼,苏杭小笼包,茄瓜闷咸鱼,酸甜排骨,稣香鸡……

沉浸在美食中的毛毛,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多了个人。

“口水要流下来了。”来人闷笑道。

“什……!”穆少盟主连忙抹下巴,见那人笑的更欢,不禁恼怒,“你又戏弄我!”

“毛毛乖,怎么不叫人?” 莫雨一脸戏谑。

“ 哼,莫大侠怎么会在此。”

莫大侠……

呵,多么讽刺。对了,他的毛毛已经不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需要他保护的脏小子,而是浩气盟的少盟主,以后将会是浩气七星之一,名满江湖的大侠。自然也和他这般不堪的大恶人不同。

“……呵,此处是昆仑,再往前便是恶人谷,我怎么不能在此?”

“干你何事。”毛毛有些别扭。虽说的确是思念莫雨才独身来在昆仑,但一件小雨这臭屁样又不想告诉他了。而且此时也抓不准 莫雨出现在此的意图,就只觉一个头两个大。也有些后悔: 要是他独身一人便敢跑来昆仑的事被恶人谷或浩气盟的人知道……呵呵,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不过很明显,穆少盟主忘了他,迷,路,了,在这银白霜重之地没人带路也只能坐等死。虽说浩气盟在昆仑也有营地,但毕竟离此地甚远,远水不解近渴。这冰天雪地的,就算有内力保持体温也经不起这样折腾。

“既然如此,我想穆少侠一定不需要人指路也能走出这里。告辞。”于是说走就走,连头也不回个,那叫一个潇洒!

“诶,等等!”
莫雨越走越远。

“莫大侠!”

“莫雨!”

继续走。

“……小雨哥哥!”

呵,傻毛毛。莫雨一脸淡定的回头:“怎么?”

毛毛脸抽了抽,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臭小雨!

那人还得寸进尺:“毛毛叫我有何事?”

装,接着装!

“呵,莫不是……迷路了?”

“是,是又怎样。”毛毛小声辩驳,东南西北都是白色一片,我怎么分的出方向!

眼前的人头低埋,肩膀一抖一抖。在未来盟主气恼无防之时一伸手——掐!

你说掐哪?当然是掐那软乎乎的腮帮子!

毛毛被突袭的一愣一愣。

QAQ好痛!反应过来的少年躲开坏心眼的莫雨,吃疼的揉了揉脸。

这人怎么从小就这么喜欢欺负自己,毛毛偷瞄一眼莫雨清冷的侧颜:要是,小雨哥哥知道我竟对他抱有这样的心思……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穆玄英虽说自小经历苦难无数,看尽人心难测,但是总会有人宠着他。幼时有莫雨:当时不觉得莫雨宠他,只觉得这人忒坏的心眼,就爱逗他玩。后来见莫雨发病也不曾伤他,再对比一下莫雨对他和对陌生人的态度,毛毛便知道,小雨哥哥在用尽全力保护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宠着穆玄英。便是那谢渊也没有像莫雨一样当心肝一般宠惯着他。

离开了莫雨,他才学会一步步独立,学会更加坚强,极迅速的成熟起来。成熟代表的是内心的强大,与年龄无关,只看心灵是否懦弱,能否担起一份责任。穆玄英以自身温润的性格做船,坚韧为桨,划过细绵溪流,落英缤纷;抵过暴雨烈风,巨浪汹涌;撑往汪洋大海,看那远处的日落西山,海升明月。他的成长看似什么都不缺,不缺亲人、朋友、温暖、困顿……不对,他想:其实还缺少一个人——莫雨。

这么多年,他又是怎么过来的?

穆玄英看着眼眶有些红了,谢叔叔说他的小雨哥哥已是十恶不赦之人,手上早就沾满鲜血。他不信,只觉得莫雨一人在恶人谷必定是如履薄冰,千难万难。

“怎么,”莫雨抱着双臂,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看傻了?”

穆玄英被这笑容晃了下眼,莫雨哥哥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

可怜毛毛从小又嘴笨,就没从莫雨嘴上讨到过便宜,被莫雨一调侃又脸红了,只能干巴巴的说:“……昆仑雪景不错。”

“哦——”这人意味深长的拉长尾音,笑意不减。

穆玄英作势要打他,莫雨也将计就计当做被打倒在地。

“嘶——毛毛最近功力见长啊。”

“啊,小雨哥哥!我……我不是有意的。”

“噗!”

“……”

“哈哈哈哈!毛毛还是那么好骗,傻毛毛。”

……

两人便这样打闹了一路,像是回到从前还未分离的日子。当时两人一路流浪,相依为命,虽然没有固定的住所,锦衣玉食,甚至被追杀得狼狈不堪,但是他们一直会苦中作乐。现在想来也是十分怀念的。

穆玄英眯着眼笑起来,只要莫雨在身边就让他没来由的欣喜。

看起来非常傻。莫雨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傻笑,但见着毛毛笑了他也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心跳好像也加速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莫雨用手掌轻按心脏所在,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萌芽。

他不清楚这种感情是什么,但一定和毛毛有关。

非常自然的牵住毛毛的手,说:“……来日方长。”

“啊?”

看着毛毛一脸不解但是已经通红的脸,莫雨也笑了。

昆仑那么大,迷路个两三天也是正常的,对吧?


END.

评论 ( 3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