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君

自割腿肉(:3▓▒荼岩性转多【慎入】,莫毛,露中,石青

© Rate君
Powered by LOFTER

依恋4(改名字)

4.暗恋第四天


穆玄英要被吓死了,眼前的黑雾松散又似聚在一块,细看仿佛有人的形态。阴冷又似湿稠的气息在呼吸间吐呐到穆玄英的脸上,冰冷难耐。他猛的闭上眼,不敢再看眼前的异常,绝望的情绪散发至全身。


他根本逃不掉。


在空冷的都能盖棉被的卧室,穆玄英居然硬生生惊出一身冷汗。


“我很可怕?”突然一清冷的声音在穆玄英耳畔轻道。他能感觉有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在他后背轻抚,一遍又一遍地抚平他身体上的紧绷,亲昵似情人间的爱抚。这样细致温柔的动作,让他想起一个人。


“你,你是……”穆玄英不敢睁眼,但他已有了头绪“小雨哥哥?”


没白养!莫雨目光深邃:“我还以为你忘了。”


...


穆家租宅在一个个被群山环绕的小镇中。这镇子因交通不便而与外界鲜有联系,要进入这里不仅要从蜿蜒盘转而又鲜有车辆人迹的公路盘绕好几个小时,而且入山的山路也是泥泞难行。



“爸爸,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仅五岁的穆玄英窝在妈妈温暖的怀抱中,昏昏欲睡。一双水润的大眼睛轻颤,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就快到了。毛毛乖,你睡一会儿,到了爸爸妈妈会喊你起来的。”穆天磊见宝贝儿子可爱的小模样便腾出一只手掐掐那粉嫩的小脸。


柳诺叶用力一拍他的手:“专心开车啦!”心疼儿子。


不一会儿,他们看见路边一被风磨损的石碑,便知道到达目的地——稻香村。


虽说是叫“稻香村”,但这地方确实是镇级别的,不过几百年前就这样叫,便当做地名用了。因交通不便,倒是将镇子上的古迹,风俗人情保留得很好,自然也包括一些落后思想和迷信风俗。


穆天磊将车子停在石碑旁,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一个“莫”字。应该是蒙尘太久了导致字都看不清楚,以前也没注意这是什么碑呢。他这样想着,又用矿泉水湿润纸巾试擦石碑。


再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石碑啊,分明是块墓碑。


穆天磊有些懵:哪有人把墓碑放村口的……回过神来后赶紧拜了拜,虽说不信鬼神之说,但可不信不可不敬。


车上毛毛正睡得香甜,而林诺却感到背后一丝阴凉。


镇子内路道较窄,也没有可以放车的地方。所以夫妻俩便收拾行李箱,再将车停放在镇门口。小镇的民风纯朴,且因出山入城的路太远,也没几人出行用汽车,就更不用怕被人偷车了。


穆天磊小心翼翼的接过熟睡梦中的儿子,再牵着妻子慢悠悠的往祖宅走去。


“诶,这不是小磊嘛?”一年过古稀的老爷子眯着眼睛,认出穆天磊来。


“您是……刘爷爷!”穆天磊开始时还有些迷惑,他从小到大算上这回也只回过这镇子三次,对许多人和事的印象都已经十分模糊。仔细想想才认出眼前这胡子花白却很是精神的老人是镇里的镇长。柳诺叶挽着丈夫,也跟着叫了声刘爷爷。


刘镇长摸一把整齐的白胡子,乐呵呵的说:“带着媳妇儿和孩子回来祭祖啦?那正好多住一阵子罢。你们家这宅子,不住可惜咯。”看着当年还不及自己膝盖高的小不点多年后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人,刘镇长心中也不由感慨时间飞逝,又多关心一句:“诶,你这是要去哪?”


“回祖宅。刘爷爷要不一起来坐坐?”


“……小磊啊”刘镇长失笑,“你走错路了,你家宅子在另一边。”


穆天磊刚想说自己还是是认路的,却惊异的发现身旁的街道确实与自己记忆中的不大一样:这的确是相反的路。


可是刚才明明看见祖宅就在前方……


他不会认错的,因为只有他们家的院子种了两棵芒果树,别人家是没有那么多的。


但穆天磊并没有细想太多,只认为是开了一整天的车太累了,精神也有些恍惚。就只笑着说太久没回来,忘了路。


而被抱着的毛毛似是做了噩梦,皱了皱眉。砸吧砸吧嘴后又极快的舒展开,投入新的梦境中。


这是,正直黄昏。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1 )
TOP